大海廣闊無垠,而船只的導航技術也越來越先進,而大型船只之間的碰撞事故依舊無法杜絕。就在前不久,一艘油輪和美國海軍驅逐艦在海上發生了碰撞事故,那么到底我們能做些什么來防止這樣的災難?

      悲劇發生在半夜的馬來西亞海岸。一艘滿載近12,000噸石油的大型油輪,,不幸撞上了美國海軍驅逐艦約翰?麥凱恩號,其以美國參議員約翰·麥凱恩(John McCain)的祖父命名。

      麥凱恩號上的十名船員都失蹤了,目前該軍艦回到了美軍位于新加坡的樟宜海軍基地。這是一場悲慘的碰撞,但更令人震驚的是美國海軍在兩個月前剛剛發生了非常相似的事故。 費茲杰羅號(USSFitzgerald)導彈驅逐艦被日本的一艘大型集裝箱船撞毀,七名美國水兵死亡。

      在最近這些裝船事件中,涉事船只很大,普遍配有完善的雷達和導航系統,此外還有GPS跟蹤和無線電通信系統。那么為何還會發生這種碰撞事故?我們可以做些什么來防止這樣的事故再次發生?

ship17083102約翰·麥凱恩(John S McCain)號撞船事件是涉及海上碰撞的最新事件

      皇家聯合服務研究所(RUSI)軍事科學專家彼得·羅伯茨(Peter Roberts)指出:“如果你正在實時保持雷達探測和肉眼監控,那么碰撞完全是可以避免的。

      我們還不知道關于此次船只碰撞的最新細節,但有時候,這些系統只是能夠對將發生的碰撞發出警告,而其關鍵作用的還是船員。

ship17083103自2004年以來,世界航運規模增長了一倍

      羅伯茨說,他曾經在商船上旅行,有時艦橋上一個人也沒有。他介紹稱:“雷達系統上會設置一個告警器,船員主要依靠這個警報來提醒觀察情況。”然而,在數月之內,美國海軍艦艇就發生了兩起重大事故有些出乎意料,他補充道。 “這非常非常罕見,”他說。

      當然這可能是一個非常不幸的巧合。不過有人問是否涉及犯規或破壞行為 - 例如導航系統是否被黑客攻擊,從而增加了碰撞的可能性?

      有報道稱,近幾個月至少有一個潛在的GPS位置欺騙影響到在黑海航行的船只。這引起了一些觀察家的關注,推測或許一些組織通過讓船只偏離航道來劫持船只。

      盡管網絡上充斥著相關陰謀論,但還沒有證據表明這是美國費茲杰羅號(USSFitzgerald)導彈驅逐艦或約翰·麥凱恩號驅逐艦發生碰撞事故的主要因素。羅伯茨認為,這種情況值得考慮。

      “你現在必須對一切可能性保持警惕,”他說。

       重要的是要記住,大型船舶不時會發生碰撞事故。就在麥凱恩事故發生前一兩天,兩艘貨船在中國福建沿海相撞,有報道稱有海遇難。

ship17083104在伊斯坦布爾的博斯普魯斯海峽,船只交通受到嚴格控制,以防止碰撞

       丹麥公司調查協會的Henry Uth坦言,當這種事故發生時,調查人員經?;岱⑾?,人為錯誤是最終的原因。Henry Uth是船舶保險公司簽約的海上調查員,他補充指出,在很多情況下,船員的合理處置能夠避免危險。

       “當事故發生時,我們總是將其歸咎于船長。但在更多時間里,正是船長將船只從即將來臨的危險里拯救出來,”Uth說。

       威脅到船只和船員的不僅僅是碰撞事故。近期一艘載有數千噸肥料的英國貨船MV Cheshire發生了火災“,并在加那利群島附近的海面上漂泊了好幾天。船員不得不通過直升機救援脫離險境。

        雖然海洋廣袤,但隨著全球商船數量的持續增長,也越來越擁擠。據英國政府統計,截至2016年底,全世界范圍內約有58,000艘貿易船只。如果以重量計,商船的規模自2004年以來翻了一番。

那么船只碰撞是否會變得越來越頻繁?

        Uth表示,自2008年的金融?;岳?,許多船公司的利潤率都在下降,這可能導致其對船員投入不足。 “他們需要找到經驗豐富的船員并留住人才,”他解釋說。 “船員必須深入了解船只,因為這是一個復雜的系統。”

        而在任何一艘大型船只上,一個典型的船員團體通常都會說不同語言,來自不同民族的船員相互交流,對安全的不同認識相互交織,使得船只保持運行安全更為困難。

        波羅的海國際海事協會(Bimco)技術與管理部門負責人、曾經的海事調查員Aron Soerensen表示,最令人擔憂的是現代海員過于依賴技術。

       他解釋說:“完全盯著儀器并沒有什么用,你必須注意窗外,看看實際情況如何發展。現在過于依賴設備。”

         但他指出,海事組織已經設法減少碰撞發生的可能性。他提出的一個想法是分離式海上交通 ——統一協調通過繁忙海峽的船只,例如,將它們調度到相同方向的不同航道。

         1967年海事組織首次在多佛海峽設立了這樣一個“交通分離計劃”,現在全球約有100個類似項目。

        避免碰撞符合每艘船只的利益。因為根據國際規定,涉事雙方均需對此類事故負責?;瘓浠八?,船長有義務避免與另一艘船碰撞,即使他們自己的船只有權處于目前的位置。

       Uth指出,雖然最近的事故令人不安,但是業界也有好消息:碰撞造成的損失總量,例如造成的沉船數量最近一直在下降。

       據安聯保險公司的數據顯示,2016年大型船舶損失共85宗,同比下降16%。在85次事故中,只有一次損失是碰撞的結果。

       毫無疑問,技術的普及在許多方面都有助于航運業的安全,但海員的生活仍然充滿危險的。隨著世界海域中的大型船只數量越來越多,這些海上龐然大物的安全需求并沒有減少,而是越來越迫切。